中国消费者:最弱势的“上帝”

 

一百多个部门管生产,却无一个部门管消费,消费者协会只能疲于奔命
  ( 2005-10-11 15:12:03 ) 稿件来源: 新华每日电讯3版
 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市场,消费者的拒绝,就是对生产的抑制,因此,在西方国家消费者能够有效地净化市场,维护良好的市场经济秩序,有“市场免费清道夫”之称。我国消费者在消费市场上的弱势,是一个危险的信号

    这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:我国消费者还处于消费市场的弱势,远未成为自主、自觉、自强的消费主体。懵懂无知、软弱可欺、非理性化等一系列字眼,似乎一度成为我国消费者的漫画形象。

    消费者处于市场弱势的事实背后,折射出国内消费教育的迷失现状:一个消费教育体系远未建立成型的社会,不可能培养出理性成熟的消费者,而这将极大地制约市场经济秩序的良性形成。

是“上帝”还是“弱者”

    从经济学角度看,生产和流通的最终目的是消费,在整个社会生产链条上,消费者处于目的性的终端,因此,消费者在商品社会中享有“上帝”之称。但在我国消费市场中,消费者的角色扮演却从“上帝”到“弱者”发生了戏剧性的错位。

    据介绍,我国消费者普遍缺乏依法维权的意识和能力,在权益受到侵害后不知如何求偿,甚至放弃自己的权利。近年来四川省消协组织每年受理的消费投诉与全省人口相比,投诉量明显偏少,2002年仅为每万人2.3次,这几年也不会高出很多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我国人口是英国的20多倍,但消费者人均投诉次数的比例仅相当于英国消费者的1/30。

    四川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秘书长刘亚兵告诉记者,今年年初他们向社会公布了“十大不健康消费习惯”,名列榜首的就是“不要凭证、侵权不诉”。

    国内消费者在消费观念上存在较大问题,盲目和非理性是最大弊病。在消费方式上也存在不健康、不科学的问题。很多人的消费习惯有悖健康常识和科学常识。最常见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“大吃大喝、吸烟酗酒”,其次是“超量储备,滥用药品”,也是不遵医嘱,违背起码的医学常识。国内消费者在消费技能和知识方面的缺陷也不可忽视。其中最突出的问题的是“不看说明,盲目使用”。比如随着“汽车时代”的到来,汽车投诉在我国逐年递增,近年来汽车投诉居于消费者投诉数量的前列。但专家指出,其中许多投诉涉及的产品损伤,都与消费者对汽车不能合理、正确的操作和保养有关。

    四川大学经济学博士生肖丕楚认为,国内消费者在消费市场上的弱势,是一个危险的信号。因为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市场,消费者的拒绝,就是对生产的抑制;消费者的热情接纳,就是对生产的促进和推动。正是消费和生产之间存在这种内在联系,在西方国家消费者能够有效地净化市场,维护良好的市场经济秩序,有“市场免费清道夫”之称。

“消费教育”在我国还是新概念 

    当前存在的消费者市场弱势问题,并不仅仅是消费者个体的问题,而是一个社会问题,其中,消费教育的严重滞后至关重要。目前我国消费教育的发展现状不容乐观。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现阶段我国的消费教育还不是政府行为,没有建立一套比较完整的消费教育体系。

    刘亚兵认为,当前国民消费教育取得的初步发展,其实是非常有限的。“消费教育”对于我国民众尚属“新概念”,国民消费教育的实施,在我国内地也只是“零星”“局部”性地迈出了小碎步,这与国内飞速发展的消费市场相比,无异于龟兔赛跑,好比是“在高速公路上迈着小碎步前进”。最明显的例子也是最根本的问题,就是国民消费教育没有进政府的议事日程,没有进入中小学基础教育。

    而在西方国家,消费教育进入了政府高度重视的序列。日本从20世纪60年代初,就在经济企划厅设置了国民生活指导中心,各地都设置了消费者生活中心。上世纪70年代开始组织实施有关消费者教育的指导大纲。日本、美国、法国等国家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消费教育,并将消费教育纳入学校教育之中。

中国有上百个部门管生产,却无一个部门管消费 

    中消协副秘书长武高汉曾说,中国有一百多个部门管生产,却无一个部门管消费,重积累和生产、轻消费的结果是生产积累不断增加,消费却在下降,直接抑制了国民的消费力,并反过来限制了生产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仅仅靠消协组织很难使国民消费教育有大的发展,目前各级消协组织自身的生存条件都较艰难。据了解,四川省消委会目前仅有10个正式编制,而这点人力每天都要处理大量投诉,实在是疲于奔命,并且没有直接的财政投入。省级以下的消协组织更是没有解决编制和经费问题。

国民消费教育不仅仅是消协的责任,更是政府之责

    当前,高档家电、IT产品、汽车等高科技消费品纷纷进入寻常百姓家庭,市场上新技术、新概念、新名词满天飞,令人眼花缭乱。在席卷而来的新经济浪潮下,消费者能否树立科学、健康、理性的消费观念,能否成长为消费市场的真正主体,直接关系着相关产业的健康发展。此时,长期被忽视的消费教育这根软肋,显得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四川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宣传指导部李晓斌告诉记者,国民消费教育属于社会教育,它应该必须依靠政府和全社会的重视和参与。首先应该完善国民消费教育法规,使其有法可依。建议对早在1993年颁布的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进行修改,把国民消费教育的相关内容和措施纳入其中,从法律上明确国民消费教育不仅是各级消协组织的职责,更应该是政府的职能。

    其次在中小学开设消费教育课程,从小培养正确的消费行为和消费意识,将学校教育内容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起来,使未来一代不仅具有独立的生活能力,而且具有科学理性的消费观念和能力。

    第三,在大中城市建立国民消费中心,将其作为政府职能面向社会,使之得以系统化、规范化地长期开展。中心可以采用政府财政拨款和社会赞助相结合的方式运作,应设有固定的场所和相关的教学、宣传及办公设施。

    刘亚兵建议,除了政府重视外,全社会都应该积极参与,尤其是企业。消费教育应是企业责无旁贷的义务,企业应该积极主动地增加消费教育的投入,拓展消费教育途径,帮助消费者科学消费,引导行业良性发展。

    (记者刘大江)新华社成都10月10日专电




欢迎访问:www.abc69.com 版权所有:如何网 邮箱:d166@163.com 备案号:京ICP备11032540号-1